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成都商務局局長張金泉:川渝自貿區合作,核心是創新試驗系統集成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5-25 15:35:13

張金泉認為,關鍵是形成兩地自貿區的系統集成,提升改革試驗的效率。

每經記者 楊棄非    每經編輯 劉艷美    

第三批自貿區掛牌已滿3周年。商務部自貿區港司司長唐文弘近日指出,7個自貿試驗區圍繞戰略定位和發展目標深入開展制度創新,7個總體方案確定的1055項試點任務已基本實施,累計向全國復制推廣了137項制度創新成果,較好地實現了預期目標。

自貿區下一步應向哪走?同屬第三批自貿區的四川、重慶兩地自貿區開啟一項新的探索——在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建設目標下,兩地將“加快自貿試驗區建設,打造川渝自貿試驗區協同開放示范區,推進通關一體化”。

“目前,對自貿區提出協同開放要求主要是在川渝地區。”在四川省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上,四川省政協委員、成都商務局局長張金泉如是指出。

如何實現這一要求?張金泉認為,關鍵是形成兩地自貿區的系統集成,提升改革試驗的效率。“重慶有141項改革試驗任務、四川有159項,其中有很多是相同的、比如放管服的改革,也有一些差異化的任務。打造協同開放示范區,實際上就是要求兩地通過協同的方式、形成改革鏈條,核心是實現改革試驗的系統集成。”他分析到。

自貿區從“盆景”走向綜合改革

去年,國務院批復新設山東、江蘇、廣西、河北、云南、黑龍江等6個自貿試驗區。經過6年4次擴容,累計參與自貿區建設的省市數量已近全國總量的60%,全國自貿區版圖“1+3+7+1+6”的雁陣格局初步形成。

自貿區“朋友圈”的擴大,也意味著改革領域的進一步拓展。在張金泉看來,一個表現是,自貿區建設從“點狀突破”向“以點帶面”推進,以形成全面立體開放的新格局。“原來只有一、兩個的時候,就相當于盆景,現在從一、兩朵花推進到10多朵,下一步就會涉及一些綜合改革。”他說,“全國百花齊放,整體開放的水平和能力就提升了。”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隨著改革步入深水區,過去各自為陣、小而全的改革,正面臨成本升高、增速下降的問題。一種“集成改革”的模式也勢在必行。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川渝自貿區協同開放示范區的建設顯得恰逢其時。

“就像生產鏈條一樣,改革也是一項‘鏈條式’工程。”張金泉分析到,一項改革通常涉及很多“工序”,原來大家分頭做,現在可以考慮能否分工。比如在8道工序中,前五道和后三道分別兩方完成,然后將探索出的經驗相互嫁接。

在他看來,系統化、集成化的改革,不僅能有效提升改革的效率,還能使改革紅利盡快得到落實,實現改革成果的優化、固化,盡快推廣實施。

在新的政策利好下,川渝有望率先對改革的系統集成展開探索試驗。張金泉指出,對于國家賦予的改革試驗任務,川渝可以通過建立機制,互相分工合作,從而形成制度創新的組合。通過建立機制,雙方互相響應、成果共享、形成聯動。

根據現有安排,通關一體化被定位為兩地協同開放的第一步。作為兩地最有條件、最有基礎的領域,雙方達成共識的意愿最為強烈。由此著手,成渝兩地通過發揮地緣相近、產業協同等方面有利條件,有望實現在制度創新成果的共創、共享。

張金泉也強調,改革是手段,不是目的。作為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手段和關鍵一招,改革不能為了改革而改革,而是對與高質量發展、高水平開放不一致的做法、規則、標準、制度的改革。其最終目的是,通過打開國際國內兩個市場,提高要素在全球的配置能力,增強中國經濟在全球的影響力。

四川開放需在服務業領域做文章

那么,對于四川來說,新一輪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的重點在哪?

“中國加入WTO以后,制造業開放水平與世界經濟體之間差距已經大大縮小。擴大開放的下一步主要還是在服務業,難點在服務業、希望和機會也在服務業。”張金泉說,“未來西部新一輪開發開放中,最大的利好也在服務行業。”

發展服務業不僅是產業升級的方向,也是城市提升能級的重要抓手。張金泉特別提到,成都目前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不僅需要生產性服務業支撐產業鏈融入全球,更需要生活性服務業吸引高端人才、優質的資本和生產要素。“打造公園城市不只是栽樹,核心是要有良好的一種生活環境,生活配套便利、居家成本低,這個地方就能吸引人才、吸引技術、吸引資本,最終是以人為本的理念。”他說。

“生活型服務業是為人服務的,人是最活躍的、最先進的生產力。由此可以理解,生活性服務業本身就是一種生產力。”張金泉如是強調。

換句話說,“四川開放需要在服務業領域做文章”。但中西部地區開放水平和能級不夠高,短板也正是服務業。

張金泉曾對成都服務業開放現狀進行分析研究。他發現,造成四川發展不充分不平衡的根源在于開放發展的不充分不平衡,而在服務業上,作為主干城市的成都仍然存在短板,比如,與北上廣深等第一方陣相比、開放程度不高,在金融、科技、文旅、健康、商務等現代服務業上市場準入不足、放權賦能不夠,此外,國際樞紐通道功能也存在提升空間。

基于此,在成渝向相發展的要求下,成都需要大力推動天府新區和東部新區的建設,加快布局建設一批重大功能性設施和產業開放載體;同時,也需要進一步擴大服務業開放試點、打造國家級高端開放平臺。

今年初,有關打造中日(成都)城市建設和現代服務業開放合作示范項目的消息傳出。據張金泉透露,目前,成都在加強和日本的工商界、文化、旅游、生態環保、建筑文化、創意全方位的協作聯系,推動雙邊互利合作的項目落地。

“現在,地方、民間都在持續推動,下一步,兩地還需要進一步搭建機制、開展深度交流。”他說。

以開放理念推動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建設

內陸開放是我國新一輪對外開放的最大潛力和動力所在,也是拓展開放型經濟廣度和深度的關鍵所在。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有利于在西部形成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打造內陸開放戰略高地。因此,如何開放,也是雙城經濟圈建設過程中的重要課題。

但開放不只是空間意義的開放。在兩市均提出打造國際消費中心城市的窗口期下,張金泉指出,兩座城市更需要一種開放的心態。

“開放才能共贏,消費更是這樣。”張金泉說,兩個城市消費功能強化之后,能夠吸引雙城經濟圈周邊的市場。反過來,要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也需要提升兩個城市的消費服務功能和對周邊的輻射能力。

具體而言,如何在開放合作的理念下,提升城市消費能級?

張金泉認為,消費的核心在于市場。“政府會搭建消費平臺、打造消費場景、創造消費信息,通過制定制度性的供給來激發潛在的消費能力。但能力釋放之后,誰能去消費?在哪實現?這將完全遵循市場選擇、消費者選擇。”

如今的市場趨勢是,在買全球賣全球已非常普遍的當下,消費已經成為一種文化行為。消費越來越和旅游、會展、博覽、賽事等結合在一起,在“大消費”的發展思路下,城市更需要打造文化品牌、發掘城市的核心吸引物。

“為什么有人愿意去重慶、有人愿意去成都?一定是因為兩座城市有核心吸引物,成都有的重慶沒有,反之亦然。喜歡長江的人,就愿意去重慶消費;喜歡九寨溝、西部民族風情的,更可能到成都消費。”張金泉分析,“魅力還是在文化上,所有品牌、所有購物場景,實際上都是一種文化。”

在他看來,打造商圈和特色圈,正是為了滿足消費的文化需求。“它功能比較強,有交流的功能,有文化消費的功能,能夠達到體驗性的效果。”

而在雙城經濟圈的建設當中,兩市還將有更多消費合作的可能。據張金泉介紹,未來兩市關于消費將有進一步的互動和對接,并以此增強對周邊地區消費的號召力和引領力,“我們會做一些實在的活動,兩邊政府已經在溝通”。

封面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資料圖片)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川渝 自貿區 創新實驗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排列3红球杀号 河南22选5预测一注 宁夏11选五平台 手机股票软件免费下 哈灵麻将下载客户端 福利彩票快3玩法介绍 福彩快三 浙江20选5几点开奖 篮球场护栏 幸运农场赚钱方法 豌豆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