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市場

每經網首頁 > 市場 > 正文

家鄉樓市觀察| 西安:搖號10次,不看案場,從廈門辭職回來買房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1-24 16:55:42

你會選擇回家鄉置業嗎?

每經記者 任鋼    每經編輯 陳夢妤    

一年前,在廈門工作的陜西人杜斌(化名)決定返鄉置業。他只在網上填報資料,幾乎從不去售樓部,紙質資料讓西安的親友幫忙遞送,經歷10次搖號后,杜斌終于在2019年底買到了心儀的房子。

杜斌說,自己在廈門工作順利,也曾考慮在當地買房,但看過兩個項目后,他在廈門定居的念頭就破滅了,“項目很偏,但是很貴,還完貸款啥也干不了”。

1月中旬,58同城、安居客共同發布《2019~2020年返鄉置業調查報告》,重慶、成都、西安三座城市分列全國返鄉置業熱門城市三甲。其中,西安的返鄉置業熱度相較于去年排名明顯上升,特別是其新房的找房熱度,排在了新一線城市首位。

事實上,2019年西安的房價表現同樣火熱,據國家統計局數據,西安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價格同比漲幅連續9個月排名全國第一。

西安某項目沙盤 每經記者 任鋼 攝

“接受不了廈門房價”

2019年12月22日,正在上班的杜斌收到了置業顧問發來的微信,“普通93”。他立刻跑出辦公室打電話給遠在陜西禮泉縣的父母,“房子搖到號了,終于不用再搖了。”

在此之前,杜斌在西安買房已經有過9次搖號不中的經歷,從廈門辭職回來后,他懸著的心終于能安定下來了。

杜斌是90后,2016年從西安一所高校畢業后,被某建筑類央企錄用并分配到廈門工作,他想“如果發展順利,能留在廈門就留在那里”。但畢業兩年多,當他開始考慮安家置業的問題時,高漲的房價很快令他打消了留在廈門的念頭。

杜斌說,“2018年底,在廈門看過兩個項目,都在同安,已經非常偏了,但每平方米價格依然要兩萬多將近三萬元,我接受不了。即使能交首付,每月貸款也有一萬多,那就啥也干不了,單純在這還房貸。”

根據第一太平戴維斯的數據,雖然2018年廈門房地產調控政策收緊,全市住宅成交量同比下降45%至78萬平方米,但商品住宅成交均價同比增長5%至每平方米約3.6萬元。

杜斌說自己公司的很多前輩都是早年先在廈門周邊城市買過房子,之后趕上房價上漲,把房子賣掉,用賣房款再到廈門買房。

“他們剛開始都買得很遠,比如廈門和漳州挨著,就先在漳州買。他們買的時候每平方米8000多元,后來漲到一萬六七就賣掉,再拿這些錢交首付,在廈門買房。”杜斌說,“只要是普通的工薪階層,家里不能給支撐的話,基本都是這樣。一般雙職工,其中一個的工資就得專供房貸。”

而如今,廈門周邊城市的房價也水漲船高,這個手段并不適合杜斌自己。

過完年,杜斌就開始考慮在陜西老家省會西安買房,他的老家在陜西省禮泉縣,開車到西安至少需要1個小時,“到這個時候,得好歹有一個落腳的地方”。

與杜斌一樣,就職于重慶某油田的陜西銅川人小郭,也在工作兩年后,開始考慮買房的問題。不同的是小郭從來沒考慮過留在重慶,他把置業城市也選在了家鄉省會、曾經上大學的地方——西安。

小郭給了三點理由,“第一,對西安還是有情結;第二,父母親戚都在陜西,朋友都在西安;第三,在油田上班,上20天休10天,工作性質允許我定居西安。”

“心態有點崩了”

2019年3月15日,杜斌在網上辦理了學歷落戶手續,把戶口從禮泉老家遷到了西安,當天辦理,次日出結果,第三天戶籍卡便寄到了杜斌家里,“當時就是為了買房”。

相較于一般人看房實地勘察與左右對比的繁瑣,杜斌的看房過程要簡單隨意得多。

他先在西安市商品住房意向登記平臺上查找近期取得預售證的樓盤項目,然后再比較價格。“我能接受的就是單價一萬元左右的,先選出四五個。我們專業的好多同學從事地產,可以發給他們看一下。他們說這可以,能接受,那我就直接登記了。因為你讓我直接看,我也沒什么判斷力。”

網上登記之后,遠在廈門的他就讓西安的表哥或朋友幫忙去售樓部現場核驗,然后他在廈門等待搖號。

而小郭則充分利用自己的假期優勢,在重慶時就用手機查樓盤,回西安就集中時間看房。“我最看中的是位置,因為我的工作性質,回去肯定是到西安北站,所以更希望在那附近,然后再篩選價格。”

小郭一直沒遷戶口,他想買房時再遷也來得及。而杜斌落戶一周后,就參與了人生第一次買房搖號——沒中。

杜斌沒有在意,繼續按之前的選房邏輯挑選合適的樓盤進行登記,但仍然屢次不中,有些熱門樓盤,他甚至參與了3次搖號。

“第一次搖完之后,覺得還有機會,搖到第二、第三次的時候,就覺得心態有點崩了。因為那個概率真的就是20:1,得搖20次。同一時期我只能登記一個項目,從登記到搖號選房,慢的得20多天,快的也得半個月,平均下來基本就一個月一次。按概率算,大概20次能中一次,我就得搖兩年。”理工科背景的杜斌把自己能搖中的概率算得很清楚,“剛開始還會看搖號直播,但從第四次、第五次開始就不看了,覺得搖不上。”

到后來,杜斌對搖號已經麻木,搖完之后他也不去查看結果,都是置業顧問微信聯系他,“你沒中,下次再登記”。

2018年6月,西安市住建局曾下發文件,規定意向購房人多于可銷售房源時,應按剛需家庭、普通家庭為先后次序,采取公證搖號方式分別產生選房順序號和選房家庭,并按順序進行選房。公證搖號售房時,房地產開發企業應提供不低于50%比例的房源優先保障剛需家庭,剛需家庭選房結束后如有剩余房源,納入普通家庭選房。

未婚的杜斌并不滿足剛需家庭條件。

“沒跟父母要一分錢”

“有一次是搖灞河旁邊的一個項目,當時通知我有可能能中替補號,但過去之后還是不行,前面300號就已經選完了。”這是杜斌此前離搖中最近的一次。

看房過程中,杜斌的心態也在發生變化,他想如果能夠不換行業,西安也有合適機會的話,就回西安工作,比如去集團在西安的公司。

2019年7月,嘗試內部調動失敗后,杜斌辭掉了廈門的工作,回到西安,重新找工作。

杜斌回到西安的好處是,他不用再麻煩親友幫忙去售樓部登記。此前參與的所有搖號項目,他都沒有去售樓部看過。

2019年12月,經歷了9次搖號不中后,杜斌終于在自己第10次搖號時成功搖中,排名普通家庭93位。

這一次他仍然沒有關注結果,“因為已經疲了”,是置業顧問發來微信,他才知道自己搖中。難掩興奮的他立即向父母報告這個好消息,“終于不用再搖了”。

杜斌說,經歷了一年的搖號,他已經在考慮要不要買二手房,或者就在咸陽買,好在年底前搖上了。

杜斌選了一個不到100平方米的小三室,首付30%,他自己大概算了一下,月供需要4000多元。

首付的30多萬元都是杜斌自己出的,沒有跟家里要一分錢。“性格所致吧,我不能把我的壓力給家里人,讓他們去借,沒必要。我想的就是,如果西安每平方米漲到兩萬元,我就買咸陽,咸陽買不起,我就買縣城,只能這樣。”

而小郭則在杜斌辭職的前一個月,買到了中意的房子,“我買到西咸新區秦漢新城了,不限購,不用搖號,城際線開通后,到城北有兩站地鐵。”小郭感嘆自己終于有了房子,以后回西安再也不用到處借宿。但他羨慕辭職后的杜斌能回西安找到工作,而他自己因為石油行業的壁壘,可能要長久地待在重慶。

封面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任鋼 攝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西安 返鄉置業 廈門 搖號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排列3红球杀号 p62走势图 河北11选5技巧绝招 福彩全部图标 追光娱乐棋牌app下载 福建快3走势图遗漏表 福彩开奖公告查询 怎么下载中原河南麻将 华人策略博彩论坛 白小姐一码中特一肖中特 麻将杠了以后怎么摸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