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天夏智慧16億元營收確認背后:一個項目被指未落地,一個涉訴停工

每日經濟新聞 2019-11-14 18:18:51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部分在天夏智慧公告中順利運營、持續“造血”的項目,實際情況與公司披露大相徑庭。例如,確認11.58億元營收的安順智慧城市項目在簽訂合同后并未實際落地,更談不上后續建設、運營;確認約5億元營收的堆龍智慧政務項目甚至沒有如約完成一期建設,也因此天夏智慧被項目招標方以合同違約為由起訴,但天夏智慧并未出庭應訴。

每經記者 方京玉 胥帥     每經編輯 張海妮    

2016年4月借殼原“日化第一股”索芙特,天夏智慧(000662,SZ)攜其智慧城市業務登陸資本市場。2016年~2018年,天夏智慧累計實現營業收入約40億元。該借殼當時為市場所看好,有券商研報指出,杭州天夏(指“杭州天夏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天夏智慧借殼上市主體)以總包模式切入智慧城市的建設和運營,訂單大多數在億元級別,因此未來公司有望借助PP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等新模式成為國內智慧城市建設與運營龍頭。

梳理天夏智慧過往財務報告及中標信息不難看出,與各地政府簽訂合同,承接各類擁有政府背景的“億元”智慧項目,成為借殼上市后天夏智慧營收的主要來源。而個別大額訂單更是在營業收入構成中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例如,2015年承接的“安順市西秀區智慧城市建設項目”(以下簡稱安順智慧城市項目),天夏智慧截至2018年底對該項目至少共確認11.58億元營業收入。2017年承接的“拉薩市堆龍德慶區智慧政務項目”(以下簡稱堆龍智慧政務項目),截至2018年底天夏智慧對該項目至少確認約5億元營業收入。

隨著承接項目進入“建設-移交”階段,類似上述大額政府合作訂單源源不斷地為借殼上市的天夏智慧貢獻不菲的營業收入。但是《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部分在天夏智慧公告中順利運營、持續“造血”的項目,實際情況與公司披露大相徑庭。例如,確認11.58億元營收的安順智慧城市項目在簽訂合同后并未實際落地,更談不上后續建設、運營;確認約5億元營收的堆龍智慧政務項目甚至沒有如約完成一期建設,也因此天夏智慧被項目招標方以合同違約為由起訴,但天夏智慧并未出庭應訴。 

圖片來源:攝圖網 

安順智慧城市項目:至少確認11.58億元營收VS遭“否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天夏智慧2015年8月與貴州城云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州城云)簽訂了合同金額為19.49億元的安順智慧城市項目。根據披露的信息,該智慧城市項目為貴州城云先行中標的“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隨后招攬天夏智慧加入項目執行。

啟信寶數據顯示,貴州城云成立于2015年5月,股權穿透后實控人為自然人袁熙。在訂單簽訂當年,安順智慧城市項目就開始為天夏智慧貢獻營業收入。2015年、2016年貴州城云及全資子公司安順智慧城市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順信息)出現在了天夏智慧大客戶名單中,這兩年天夏智慧分別確認收入6.88億元和3.67億元;因天夏智慧2017年未披露客戶名單,因此其對安順智慧城市項目當年確認的營收無從得知;2018年上市公司對安順信息的應收賬款為1.03億元,賬齡為“1年以內”。

也就是說,2015年、2016年及2018年,安順智慧城市項目至少為天夏智慧貢獻了11.58億元營業收入。但是當記者向項目相關方詢問該項目進展時,安順西秀區相關部門則直接否認了該項目的存在。

西秀區政府辦公室相關人員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具體是和哪家公司合作我不清楚,智慧城市這個當時我們確實有提過,但是沒有做這個項目”、“我們這邊以前(負責)的同事說這個項目(智慧城市)沒有做過,只提過,但是沒有做過。”當記者就此事詢問另一位西秀區宣傳部領導時,其表示沒有聽說過2015年的這個合作,所以也沒有關注過,但是其同時表示,“我們(西秀區)沒有智慧城市這個項目,我們也一直沒有做過這方面的項目”。

在上市公司公告層面,負責安順智慧城市項目落地、運營的公司為貴州城云及安順信息,但是記者未能從兩家公司的工商注冊地找到公司經營實體。貴州城云的工商注冊地是“貴陽市貴陽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金陽產業園標準廠房輔助用房B308室”。今年9月中旬,記者來到了上述“金陽產業園”。金陽產業園由多棟商務樓構成,但是并沒有“標準廠房輔助用房B308室”這一地址的實際存在。通過工商信息APP搜索不難發現,上述地址上注冊了數十家公司,顯然是一個專門用作工商注冊的集體地址。

而安順信息注冊地址為“貴州省安順市西秀區大街印象安順”,記者在現場看到,“印象安順”產業園共有A~D四棟寫字樓,但是記者并沒有找到安順信息的公司所在地。“印象安順”物業管理處人員也向記者表示沒有聽過“安順智慧城市信息有限公司”。 

安順智慧城市信息有限公司注冊經營地址“安順市西秀區大街印象安順”,物業管理處人員說沒有上述公司經營。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方京玉 攝

堆龍智慧政務項目:確認約5億元營收VS被招標方起訴 

2017年9月,天夏智慧披露中標公告,全資子公司杭州天夏收到堆龍智慧政務項目的中標通知書,杭州天夏與中國電信集團公司拉薩分公司、北京城云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城云)組成聯合體,在堆龍智慧政務項目中被共同確定為中標單位,中標金額8.91億元。而項目招標方為“堆龍德慶區龍騰國有資產投資運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騰國資投資運營),隸屬堆龍德慶區國資委。

堆龍智慧政務項目的合作方式為,天夏智慧全資孫公司——西藏智天夏,與北京城云控股子公司——西藏潤騰創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藏潤騰)合作,由西藏智天夏擔任該智慧政務項目的集成商,建設內容包括18個子項目。后續公告信息披露,天夏智慧2017年對堆龍智慧政務項目確認營業收入4.33億元,2018年至少確認營業收入6194.35萬元,兩年合計確認收入約5億元。

10月下旬,《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趕赴拉薩市堆龍德慶區了解項目執行情況。當時的招標方龍騰國資投資運營告訴記者,目前已經對杭州天夏進行起訴,要求解除相關合同。而依照上述人士的說法,杭州天夏甚至沒有完成原定應于2017年12月31日截止的一期項目建設。

堆龍智慧政務項目招標方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根據天夏智慧《關于全資子公司簽署重大項目合同》的公告,堆龍智慧政務項目分兩期建設,項目一期應完成云計算大數據中心一期、智慧城市綜合運營管理平臺、電子政務、智慧城管和平安城市建設,完成時間為合同簽訂至2017年12月31日截止。

龍騰國資投資運營有關人士告訴記者,杭州天夏并沒有完成項目一期建設,公司隨即對其進行起訴,要求解除相關合同,“因為他們沒有按照我們的要求完成合同,我們已經起訴他們了,要求解除合同”、“我在上周一拿到了案件的判決書,因為杭州天夏當時嚴重影響了項目進行”。上述人士表示。

在龍騰國資投資運營的辦公室里,上述人士向記者出示了三份法律文件。第一份文件是天夏智慧與民生銀行杭州分行的借款糾紛,天夏智慧前董事長夏建統的名字出現在里面。

記者注意到,天夏智慧在2018年年報問詢函回復公告中披露了一則與民生銀行杭州分行的質押合同的內容,天夏智慧將對西藏潤騰3.42億元應收賬款債權及相關權利轉讓給民生銀行杭州分行,融資6000萬元。

記者在龍騰國資投資運營辦公室看到了另外一份文件,上面顯示,龍騰國資投資運營起訴杭州天夏合同違約。

記者同時在堆龍德慶區智慧政務項目的另一聯合中標方——中國電信拉薩分公司知情人士處得知,杭州天夏遭起訴后,該項目并未繼續執行下去。同時項目也沒有拿到工程款。

“堆龍政府要求把這個合同解除了,但堆龍政府告了他們之后杭州天夏沒有出庭應訴。它被告了之后就停止了。”中國電信拉薩分公司人士稱,在項目中并不是和天夏智慧處于合作狀態,而是各做各的,沒有牽連。

“我們這邊負責電路、光纜鋪設,他們做裝置、平臺之類的。他們也做了一些該做的工作,但是堆龍政府不付款。應該是一些裝備沒有到貨的原因。”上述人士表示。

從種種跡象看,杭州天夏并未按照項目招標方龍騰國資投資運營要求完成項目建設,龍騰國資投資運營認為杭州天夏方面合同違約而并未支付工程款。但是2017年底和2018年,天夏智慧卻在官微屢屢表示建設了以堆龍德慶區委辦公室、區人大常委會辦公室、區政府辦公室、區政協常委會辦公室為樞紐,覆蓋全區主要區直黨政機關、鄉鎮和社區的電子政務平臺。但是上述情況與事實不符。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堆龍德慶區相關政府部門使用的政務平臺并非由天夏智慧搭建。堆龍德慶區區政府辦一位副主任告訴記者:“我們用的是OA系統,拉薩市統一使用的。”他對記者表示,并沒有聽說過天夏智慧搭建的智慧政務系統。記者還來到堆龍德慶區行政服務大廳,工作人員表示:“一直沒用過天夏智慧的政務系統。”該工作人員還表示,他們使用江蘇國泰新點軟件有限公司提供的系統。

針對今年半年報的問詢函,天夏智慧回復稱,堆龍智慧政務項目的合同執行進度為67.78%。目前已完成合同建設部分內容,處于運營維護階段。根據合同規定驗收后滿一年開始確認運營維護收入,項目目前正在組織驗收階段,還未取得最終的驗收報告。

顯然,天夏智慧在回復交易所半年報問詢函里的說辭與記者現場了解的情況完全不符。

而按照天夏智慧年報中西藏智天夏的通信地址——堆龍德慶區世邦歐郡3棟1單元15層1501號,記者并未找到西藏智天夏的辦公地,該處是小區里的居民樓。“這里有人住,以前還碰到過。”隔壁鄰居稱。 

“合作伙伴”袁熙、黃自強是欠款大戶

安順智慧城市項目被招標方指出“未實際履行”;堆龍智慧政務項目被指“未按要求完成工程一期,處于訴訟期”,而且未收到工程款,但二者仍然合計為天夏智慧貢獻了超過16億元的營業收入。巧合的是,二者的執行公司均由自然人袁熙控制。截至2018年底,天夏智慧對上述兩個項目的項目公司的應收賬款分別為3.42億元(1年以內賬齡6194.35萬元)、1.03億元(賬齡均為1年以內),位列當年度應收賬款第三、第四位。

除了袁熙,《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還注意到了一個自然人黃自強。

天夏智慧2018年年報問詢函回復公告顯示,當年“應收賬款前五名”名單中,前兩位分別是成都市廣中影視大數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中影視科技)、重慶市永川區天禾智慧商圈運營管理有限公司,二者均為黃自強實控,天夏智慧對其分別產生5.29億元(1年以內賬齡3.83億元)、4.53億元(1年以內賬齡1.63億元)應收賬款。

圖片來源:天夏智慧公告截圖

自杭州天夏借殼上市以來,天夏智慧的大客戶基本為自然人袁熙、黃自強實控公司?!睹咳战洕侣劇酚浾卟樵児_信息發現,袁熙、黃自強兩人還有交集。四川城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川城云)2015年、2016年均為天夏智慧大客戶,四川城云的法定代表人是黃自強,四川城云的實控人為袁熙。持有四川城云40%股權的是上海谷欣投資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而截至2016年末,上海谷欣投資有限公司持有天夏智慧4.76%股份。

記者不完全統計發現,2016年~2018年,天夏智慧共實現營業收入約40億元,其中至少有近27億元營業收入來自于袁熙、黃自強實控的公司。

此外,袁熙和天夏智慧法定代表人、前董事長夏建統之間也有交集。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信息顯示,成立于2017年4月的深航(杭州)控股有限公司,共有3名股東:袁熙實控的北京城云持股35%,夏建統實控的??悼毓杉瘓F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悼毓桑┏止?5%,深航時蓬(青島)控股有限公司持股40%。同時,袁熙擔任深航(杭州)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不過,該公司已經于2018年3月注銷。

更多信息顯示,夏建統與袁熙的直接交集至少開始于2016年12月。2016年12月7日,天夏智慧發布公告,全資子公司杭州天夏擬參股“天夏一號”產業孵化基金。信息顯示,“天夏一號”產業孵化基金規模為2億元人民幣,其中中睿匯智資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睿匯智資本)認繳出資200萬元,出資比例為1%;杭州天夏認繳出資1.48億元,出資比例為74%,基金存續期五年。當時公告披露,中睿匯智資本的股東分別為袁熙(持股70%)、馬敬忠(持股30%)。

值得注意的是,中睿匯智資本的法定代表人為馬敬忠。據了解,馬敬忠在資本市場以“中睿系”實控人身份被大家熟知。2018年初,馬敬忠實控的兩家“中睿系企業因合計舉牌梅雁吉祥而在資本市場名噪一時。此前有媒體報道稱馬敬忠背后是夏建統的“??迪?rdquo;帝國。而“??迪?rdquo;旗下擁有*ST蓮花(600186,SH)、天夏智慧、ST遠程(002692,SZ)三家上市公司。兩方在股權、人事上有諸多串合。對此馬敬忠2018年3月接受新華網采訪時表示:“說我的背后是??导瘓F倒可以理解,我前幾年確實曾經聯合??导瘓F夏建統博士合作過一些項目,雖然合作已經結束,不過至今我對夏博士本人也仍然十分敬重,真心希望夏博士能夠渡過暫時的難關并實現自己的夢想。”

同時記者發現,蓮花聚金財富(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蓮花聚金)的法定代表人為袁熙。該公司10%股份由蓮花健康產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持有,而夏建統實控的浙江??低顿Y有限公司為后者的大股東。蓮花聚金在2011年4月至2018年10月之間營業。 

“失控”的財務審核制度?

2018年7月,天夏智慧財務總監楊菁辭職、公司董事會秘書賈國華辭職。今年11月4日,新任財務總監王軍辭職。自去年7月董事會秘書賈國華辭職起,天夏智慧一直未選舉出新的董事會秘書,該職位先后由前任董事長夏建統、新任董事長遲晨兼任。

會計師事務所對天夏智慧2018年年報出具了持否定意見的《內控審計報告》,原因是天夏智慧存在未經董事會、股東大會批準而對關聯方債務提供擔保,并且涉及訴訟,上述情形導致天夏智慧及其子公司部分銀行股權資產被司法凍結。

2017年6月至2017年2月,天夏智慧5次為杭州秦商體育文化有限公司等關聯方對外借款提供擔保,相關擔保合同均由時任董事長夏建統簽署,累計金額達到6.58億元。而自2018年6月以來,天夏智慧作為借款人或者擔保人,陸續卷入了與時任董事長夏建統實際控制的關聯方有關的民間借貸糾紛,因而被相關借款方起訴至法院。據統計,目前上市公司涉及有關訴訟6起,涉及金額合計不少于6.47億元。

對于上述違規事項,天夏智慧給出的解釋是“公司董事長、總經理頻繁在國內外出差,文件遠程審批,加之公司董事會秘書長期空缺,造成公司內控出現疏漏。”

有意思的是,雖然目前天夏智慧認定的實際控制人為梁國堅、張桂珍夫婦,但是交易所卻對公司實際控制權究竟掌握在誰手中提出疑問。在2018年年報問詢函中,交易所提出由于公司多次為夏建統的關聯方提供擔保,要求公司結合相關情況說明梁、張夫婦對公司是否存在控制權并享有實質上的決策權,以及對公司實際控制人的披露是否準確。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詢天夏智慧過往報道,發現天夏智慧多以“夏博士”這個稱號稱呼夏建統。在此前的報道中,夏建統是一個“3歲熟讀唐詩三百首,5歲入學,14歲上大學的神童,20歲時被哈佛、劍橋、耶魯等6所大學研究生院錄取,并成為哈佛歷史上最年輕的設計學博士”的天才。在資本市場上,他是天夏智慧創始人之一,*ST蓮花董事長、??悼毓啥麻L。

夏建統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注意到,北京市三中院10月17日通告,因在與眾融財富的股權投資糾紛中承擔連帶責任,夏建統在替??低顿Y背負1.4億余元欠款后“失聯”,法院遂懸賞30萬元尋人。

對此,天夏智慧10月25日在互動平臺回應稱,夏建統目前未在公司擔任任何職務,此事不會對公司造成任何影響。公司聯系到夏建統先生的秘書獲悉,夏建統對此案件有疑義,本案在執行過程中發布懸賞公告,夏建統和律師正在進行溝通并計劃采取措施以維護個人權益。夏建統從未有失聯的狀況,并且一直正常工作。

截至2018年底,天夏智慧的應收賬款為14.89億元,而這可能成為被上市公司隱藏的“地雷”。

天夏智慧在2018年年報問詢函回復公告中補充披露,截至報告期末天夏智慧共有價值9.52億元的應收賬款被用作抵押融資。公司對安順信息的1.03億元賬款中的9000萬元被質押給寧波銀行,融資4800萬元;對西藏潤騰的3.42億元應收賬款被質押給民生銀行杭州分行,融資6000萬元;此外,對廣中影視科技的5.29億元應收賬款中的5.20億元被質押給中國光大銀行杭州分行、保利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浙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城西支行等5家公司,融資4.35億元;通過質押上述共9.52億元應收賬款,上市公司收獲了5.43億元融資。

在安順智慧城市項目被指未實際落地、堆龍智慧政務項目未收到工程款且陷入法律訴訟泥潭的情況下,天夏智慧上述基于應收賬款的金融杠桿之下又隱藏了多大的風險?

10月下旬,《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相關問題電話、郵件采訪天夏智慧證券部,但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天夏智慧 夏建統 項目未落地 項目涉訴 調查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1

0

排列3红球杀号 nba冠军 东方6十1开奖走势图 美人捕鱼游戏 海南体彩环岛赛玩法 澳洲快乐8数据分析 赤峰黄金股票股吧 街机捕鱼城技巧 5分彩骗局-揭露骗局真相 南京老三番麻将群 黑龙江11选5同步开奖